張曉東:把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之間的“競爭”看成“對立”不理性!

2019年01月29日 15:52:11 發布者:北京民盟宣傳部


中國非公有制經濟聯合會秘書長 張曉東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民營經濟不斷發展壯大。據國家發改委公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我國民營企業數量超過27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萬戶,注冊資本超過165萬億元,民營經濟占GDP的比重超過了60%。然而,近段時間一些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甚囂塵上。對此,中央及時闡明正確理念,消除市場疑慮;各個部門和地方政府也迅速出臺措施,全力幫助民營企業渡過難關。

就如何看待民營經濟在我國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如何更好地促進民營企業發展等問題,中國建設報采訪了中國非公有制經濟聯合會秘書長張曉東。他認為,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之間應該良性競爭、相互促進;國企改革需要進一步加強政企分開,讓民營企業有一個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在促進民營經濟發展上,要減輕廣大中小型民營企業稅收負擔,同時給予企業更靈活的市場空間。

中國建設報:前段時間有人發表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提出所謂“民營經濟離場論”“國進民退”等,您認為該如何看待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之間的關系?

張曉東: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之間的關系經歷了多次變化,過去民營經濟是一個補充,后來作為“重要組成部分”,現在是“同等重要”。中央也三令五申,要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因此,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之間的競爭應該理性看待,競爭本質上是好的,但如果發展成惡性競爭就不行了。

當下,很多時候一些地方很容易把“競爭”看成“對立”,這是不可取的,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只是競爭關系,不存在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的對抗。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應該互相學習,共同滿足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需要,為經濟社會發展注入動力。

中國建設報:習近平總書記在座談會上說要打破各種各樣的“卷簾門”、“玻璃門”、“旋轉門”,這些“門”主要有什么體現?您認為該如何打破?

張曉東:以“玻璃門”為例,很多股份制銀行在貸款上有一個比例要求,比如20%要貸給民營企業。但其實銀行內部并沒有這么執行,而是有一個隱性的“文件”,不給民營企業貸款。因為國有企業有政府兜底,貸款要不回來銀行不用承擔責任,而民營企業就不行了。所以,要在懲戒機制上進行調整,讓銀行敢于貸款給民營企業。

另外,我國推行國企改革很多年了,一個重要的方向是政企分開。如果國有企業一邊是行政部門,一邊是市場主體,甚至一些大型國有企業的領導還是高級干部,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那在一些競爭中,國有企業就很有優勢。這一點需要通過國企改革,從制度層面進行調整,讓民營企業擁有更公平的環境。

最后,經濟發展需要政府的監督管理,但在一些細微層面,政府也應該適當退出,給市場一些空間。據我對廣東等一些發達地區民營企業的了解,政府少管反而達到更好的效果。事實上,讓中小企業更好地自由發展,對營商環境提升也有幫助。

中國建設報:從長期來看,您對我國促進民營經濟發展有什么建議?

張曉東:對于大型民營企業來說,應該用政策支持和引導它們聚焦未來發展,培養核心競爭力,積極參與全球產業分工。至于絕大多數中小型民營企業,還是應該從減稅上給予支持。中央最近提出對小微企業、科技型初創企業可以實施普惠性稅收免除,我認為對廣大中小型民營企業,也可以考慮減免稅收,甚至給予一些補貼。

當然,無論什么政策,都要把制度清晰化、簡單化,都需要具有“定力”。政策實施后,從思想觀念的轉變到規范落實,再到制度的建立,都需要較長的過程。因此,政府做好自己該做的,然后要給市場留有一些時間和空間,絕不能朝令夕改。另外,政府方面工作講究時間點,但市場往往是有周期的,這個周期并非以政府的意志為準,因此需要盡量留給市場一些空間、一些時間。

(張曉東民盟盟員,來源:中國建設報產經報道  20181130)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