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蓮娜:守護綠水青山  共建美麗中國

2019年07月01日 15:38:33 發布者:宋小華

我們的祖國即將迎來70周年華誕,作為一名環保領域工作者,站在今天的歷史節點回望過去,綠水青山最初是我們的“日常品”,后來一度瀕臨“稀缺品”危機,而近年,綠水青山正在成為新時代創建人民群眾美好生活的“必需品”。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是2005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考察時提出的科學論斷,強調不以環境為代價推動經濟增長,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經濟與社會的和諧。就在同一年,為了人類免受氣候變暖威脅,全球80多個國家共同簽署的《京都議定書》開始強制生效。這是人類歷史上首次以法規的形式限制溫室氣體排放。中國已于1998年簽署了該議定書,在維護人類發展共同命運、擔當共同責任方面從不退縮。

十年后的20153月,“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寫進了中央文件,成為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指導思想。同年1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大會開幕式,并發表重要講話,向全世界表明中國作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事業的積極參與者的誠意、決心、行動和貢獻。轉年5月,聯合國環境大會發布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中國生態文明戰略與行動》指出,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為導向的中國生態文明戰略為世界可持續發展理念的提升提供了“中國方案”和“中國版本”。

一年多后的201710月,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首次將“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寫入黨代會報告,與“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一并成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的思想和基本方略。我們的祖國即將建國70周年,我們的生態文明建設進程在短短不到二十年間從認知到行動,從戰略到布局,發生著質的飛躍,并逐漸在全球發揮著大國引領的深遠影響力。

回首70年前建國之初,當務之急是人民群眾吃飽穿暖。追求提高糧食畝產,是為了養活5億人,大力發展鋼鐵等重工業,是為了增強國家實力,對自然資源以取、用為主。到我出生的上世紀七十年代,發展經濟需要保障能源供給,我跟隨從事水電建設的父母到四川生活,父母在那里的大江大河修大壩、建電站。大渡河上最早的龔嘴水電站、銅街子水電站就是父母奉獻了青春年華參與建成的。深山峽谷里建壩難度大,為此沒少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局部改變著綠水青山的樣貌。那時大渡河兩岸高山森林茂密,我經常看到伐木工人砍倒成片的大樹,一根根順著山坡拖進河里,被湍急的水流帶到下游的木材加工廠。那是為了發展經濟,大規模資源采掘的開始,我們尚無生態環境保護意識,尚未領悟綠水青山的寶貴。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出差再來四川,看到的是因過度建壩,曾經洶涌澎湃的岷江某些河段水流枯竭,河底大面積裸露,只剩小溪一般的細流。我也在其他地區看到工業排放造成整條江河污染,一些生態脆弱地區環境破壞之后,不宜居住生活,人們遠遷他鄉。這些為了金山銀山不要綠水青山的做法,為我們帶來了一系列深刻教訓。

2006年我進入環保領域工作至今,親見親歷了我們祖國這十多年政府、企業、公眾不同層面,在環境保護意識上的覺醒,在生態文明建設上的奮起直追。最初,我們為綠色中小企業對接技術合作、對接融資,一些投資人會說:“你們先講講什么是‘綠色’,有錢賺嗎?”企業會問:“你們說的‘綠色金融’,沒聽說過,你們不會是騙子吧?”時至今日,“綠色”已經成為我國“十三五”規劃中五大發展理念之一,“綠色金融”近年也是金融管理部門、投資圈頻頻提及的熱詞,資金流向的熱點。最初,我去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鄰居大媽看到我拖著行李箱回來,問我去哪兒了,聽我說去國外開氣候變化大會,大媽一臉疑惑地問:“氣候變化,是商量天氣預報嗎?”過了幾年,愛看新聞的大媽再見我,都自豪地向我播報:“新聞說溫總理去你們那個大會了”、“習主席去巴黎氣候大會講話啦!”現在,我參與北京碳交易試點和全國碳市場建設相關工作6年多,明顯感覺到碳圈之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懂得此“碳”不是“煤炭”,而是我們的企業、我們的城市時時刻刻排放的“二氧化碳”,必須受到管控,為了綠水青山,我們必須尋求低碳發展之路。

作為一名民盟盟員,我在環保領域積累的知識和經驗,也在參政議政中得以發揮。我撰寫的“廁所革命”調研報告獲獎了,報送的推動“藍天保衛計劃”環衛車輛電動化的建議受到主管副市長批轉督辦,目前我正在對北京垃圾分類推進情況進行深度調研,今年還和盟員同仁一起承擔了盟區委部署的與城市環境治理相關的專項民主監督工作。

無論我本職本崗的環保領域工作,還是調查研究反映社情民意的盟務工作,雖然微小,但我知道:我的每一份努力和堅持都是在守護綠水青山,我正在和千千萬萬中華兒女一道共盡綿薄之力建設美麗中國!

(作者系民盟西城區委金融街支部委員、北京環境交易所主管)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